站台上的“两块表”

站台上的“两块表”

临近晚上9时,从井冈山开往北京西的D734次列车即将停靠南昌西站。列车值班员卞菁站在车门前,照着车窗把帽子扶正。伸手瞬间,她左手手表下露出一块歪歪斜斜的“手表”,黑色的线条有些模糊。

“每年最忙的时候,一周才能见到女儿一回。”卞菁说,女儿朵朵5岁生日那天,接到任务临时出乘,朵朵很不开心地在她手上画了块“手表”,提醒她按时回家。后来,卞菁每次出乘前,“画表”成了母女俩的约定。

卞菁和丈夫朱晨都在南昌客运段工作,夫妻俩聚少离多,交替照顾女儿成为常态。春运临近,一家三口团聚的机会越来越少。最近,朱晨告诉妻子:“女儿想你了,要不列车停靠南昌时,带她来站台上看看你?”

车站里人头攒动,有的旅客抱着孩子推着行李箱,有的旅客举着手机视频通话……团聚的气氛随着列车南来北往。2020年铁路春运自1月10日开始,共40天,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.4亿人次。

朵朵知道今晚能见着妈妈,一路蹦蹦跳跳,一对羊角辫晃晃悠悠,一双小手紧紧拉着大手往前走。

“妈妈还有多久到?”朵朵问。

“还有15分钟。”朱晨看了看手表。

“15分钟……我要妈妈,要妈妈。”朵朵说着将头倒向爸爸。

“呜——”列车进站,朵朵踮着脚尖,伸长脖子,喊道:“妈妈的车!”

卞菁张望车窗外一扫而过的人群,右手指在左手背上来回弹动。车门打开,她一步迈出,站上站台。“请大家注意列车和站台间的缝隙,先下后上”。

看到妈妈的背影,朵朵小声叫了句“妈妈”。卞菁背对着女儿,引导旅客上车。“妈妈、妈妈……”朵朵越叫越大声。

离列车出站不到3分钟,随着最后一个旅客上车,卞菁转过身,捧着女儿的小脸,一把将她抱入怀中。

一阵沉默后,卞菁突然想起了什么。在外几天,“手表”的颜色渐渐淡去。卞菁摸了摸口袋,掏出水笔说:“宝贝,给妈妈把‘表’描摹一下好不好?”

自从“画表”成为和女儿的约定后,卞菁每次出乘都会随身携带一支水笔。这一刻的站台相聚,她想让女儿亲手为“手表”描上颜色。

“画快一点。”朵朵自言自语地在妈妈左手上画了一个圈,接着点上刻度。“一点、两点、三点……”

发车铃声响起,催促着离别的人。未等描完,卞菁轻轻扯过女儿手中的笔,“妈妈要走了。”

“妈妈,我和爸爸在家等你。”朵朵低着头,望着蹲在身前的妈妈,眼眶湿润。

卞菁站起身,转过头,朵朵一把握住妈妈的手指头,泪水滑过脸颊。卞菁用力扯出手指,踏进车门,抬起左手擦拭眼角的泪珠,露出两块手表。一份责任,一份思念,仿佛就沉淀其中。

车门关闭,隔窗相望,时间在这一刻停滞……列车缓缓驶出站台,朵朵号啕大哭,拽着爸爸的手追着妈妈跑去。

每一次小家的分别,都是为了更多人的团聚。(记者 胡振华 黄浩然)

(责编:张扬(实习生)、孝金波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ythriftedcloset.com